论中国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遏制反倾销措施滥用之可能性

热度3099票  浏览419次 时间:2010年7月20日 14:09

论中国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遏制反倾销措施滥用之可能性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律师网S^CqZS

编辑:中国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律师网  来源:商务部网站  于斌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律师网5fx!DZG&cMQ

 

(AK"Q(WS+D#}'u K0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已逾四年。四年间,中国经济加速融入世界经济,对外贸易迅猛发展。加入WTO的四年内中国外贸进出口总额增长了一倍还多,2005年中国外贸总额达到1.4万亿美元,再次超过日本,继续成为全球第三大出口国,在世界的排名也从2001年的第六位一跃升至第三位。
G&K)Q q6XZ/i0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但与巨大成就相随而至的是贸易摩擦日益加剧,其中以国外对我出口产品采取反倾销措施最为严重。任WTO各成员关税大幅降低、非关税壁垒逐渐削减的今天,反倾销日益成为贸易保护主义者合法限制进口的尚方宝剑。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在中国遭受国外反倾销调查没有减少趋势且WTO反倾销协定不可能做出重大改进的情况下,除了传统的涉案企业积极应诉、双边政府交涉以及寻求调查国国内司法救济等均存在重大局限性的防御性手段外,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来遏制国外对我愈演愈烈的反倾销调查将是必然的选择。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律师网u:j%J5w(r
   
一、争端解决机制是WTO运行机制的核心,赋予了各成员极端重要的申诉权利
&yJ(C/\:e,q8F rb0
    毫不夸张地说,有效的争端解决机制是任何国际组织或国际条约实现自身目标宗旨的关键。国际组织成员基于共同或相似的目标而组成,缺乏类似一国国内司法程序来强制执行本组织制定的规则,因此,国际组织依赖有约束力的争端解决机制来确定并执行既有规则,为各成员行为提供预见性。如果说WTO相较于GATT的最大进步是从一个临时适用的多边协定演变为一个具有国际法人资格的国际组织的话,那么争端解决机制就是保障这一组织有效运行最重要的制度。争端解决机制赋予各成员在其他成员违反WTO协定或其利益受到减损时采取报复的权利,这一权利已经成为保证各成员遵守其在WTO协定中义务的基础。WTO成立不到10年的实践也已经证明了这一制度的成功以及各成员对此的重视和依赖;截至目前,各成员通报到WTO争端解决机构(DSB)的案件接近400起,平均每月9起,WTO成立10年来提交到DSB的案件已经超过了有近半个世纪历史的GATT时期受理案件的总数。案件涉及的范围非常广泛,发展中国家参与程度很高,胜诉的比例也不小。中国加入WTO不仅仅意味着承担相应义务,我们更应重视自己权利的行使。权利的充分行使是承担相应义务的基础,也是对规范WTO多边体制的一种贡献。中国常驻世贸组织大使孙振宇就曾表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利用世贸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解决贸易纠纷,制约贸易保护主义。但到目前为止,中国仅仅以追随者的姿态对美国钢铁进口保障措施提起过1起申诉。如何利用DSB保障自身的权益已经成为一项紧迫的课题。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律师网wq4Q3N Y?2zU8C
   
二、WTO争端解决机构已经成为各成员解决有关反倾销争议的最重要场所
o,s1I/edPB0
    按照WTO的正式统计,截至20062月底,向WTO通报的有关反倾销措施的案件共62起,占全部案件数的近20%,在所有案件类型中列第一位。反倾销之所以成为DSB受理数量最多的案件类型,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反倾销措施自身的性质决定了发起方与被调查方利益上的严重冲突和对立,极易导致争议。第二, WTO《反倾销协定》规定的模糊性及法律空白为各成员保护自身利益而对协定做出不同的解释留下了很大空间。在WTO诸多协定中,恐怕没有哪个协定像《反倾销协定》一样,从协定本身存在的正当性到采取措施的具体方式都存在各种各样的争议。各国基于自身的利益激烈讨价还价的结果就是,最终协定只能是各方妥协的产物,对各方权利义务在法律上做出明确界定的条款很有可能与某方利益冲突而无法写入协定文本。因此,实践中在协定规定的模糊点空白点产生争议就不足为奇了。第三,各成员愈来愈频繁使用反倾销措施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在WTO确立的自由贸易已经成为大势所趋且各成员均受有关协定严格约束的时候,反倾销措施成为各成员基于多种利益需求保护国内利益的法宝。据WTO的统计,自1995WTO成立到2005630,各成员共发起了2743起反倾销调查,且呈增长之势。发起方也不仅限于发达成员,众多发展中成员也已经加入到这一行列中来,发起调查成员已达38个。频繁发起的反倾销调查自然增加了争议产生的可能。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律师网*I](U^E
   
而各成员之所以将反倾销措施诉诸DSB,也恰恰证明了各成员对DSB相当程度的依赖及其在处理反倾销措施方面的有效作用。在所有通报至DSB59起反倾销案件中,一半以上的案件中申诉方并没有请求成立专家组。一个合理的推论就是,在这些案件中,申诉方至少已经通过争端解决机制下的磋商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预期的目的。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基于争端解决机制而进行的磋商与出口国向调查国提出的政府交涉在法律上是完全不同的:前者本身即意味着争端解决程序的启动,有严格的程序和期限限制,与申诉方进行磋商是被诉方的一项义务。如果申诉方认为磋商无法实现自己的目的,则有权请求DSB成立专家组对此作出裁决。而后者则仅仅是一种双边政府会谈,对双方都没有法律上的约束力,争议的解决与否完全取决于调查国的意愿。可以想象,如果调查国愿意仅仅因为出口国政府的交涉就偃旗息鼓,那么当初它可能根本就不会发起这一调查。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律师网e/E$_+Ei}`;{i澳门网上博彩攻略-mw电子游戏-澳门线上赌城官网_反垄断律师